<acronym id="caeso"><center id="caeso"></center></acronym>
<rt id="caeso"><small id="caeso"></small></rt>
<acronym id="caeso"><center id="caeso"></center></acronym>
<rt id="caeso"><optgroup id="caeso"></optgroup></rt>
<rt id="caeso"><center id="caeso"></center></rt>
<acronym id="caeso"><center id="caeso"></center></acronym>
<acronym id="caeso"><small id="caeso"></small></acronym>
<tr id="caeso"><small id="caeso"></small></tr>
<tr id="caeso"></tr>
<acronym id="caeso"></acronym>
<tr id="caeso"><optgroup id="caeso"></optgroup></tr>
<rt id="caeso"><small id="caeso"></small></rt><acronym id="caeso"><center id="caeso"></center></acronym>

當前位置: 首頁 > 政務公開 > 政策解讀

《政府投資條例》解讀

編稿時間:2019-07-05 04:53 來源:中國政府網 瀏覽:

近日,國務院頒布了《政府投資條例》(國務院令第712號,以下簡稱《條例》),于2019年7月1日起施行!稐l例》是我國政府投資領域第一部行政法規,是長期以來我國政府投資實踐的科學總結,是在貫徹新發展理念、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過程中的重要立法成果。這部法規的頒布和實施,對于依法規范政府投資行為、充分發揮政府投資作用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一、《條例》出臺的背景和意義

《條例》是繼《企業投資項目核準和備案管理條例》之后投資領域又一部重要的行政法規,它解決了我國政府投資管理缺乏上位法,現有規章、規范性文件權威性不足、指導性不夠、約束性不強的問題,對落實新形勢下黨中央、國務院關于投資工作的新要求、解決實踐中的突出問題,作出有針對性的制度安排!稐l例》的出臺,有利于堅持市場化方向、進一步深化投融資體制改革,正確把握政府投資的功能定位、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有利于貫徹高質量發展要求、依法做好防風險和補短板工作,更好發揮政府投資在優化基礎設施供給結構、提升基礎設施供給能力中的作用;有利于落實全面依法治國要求、將政府投資管理納入法治軌道,推進政府投資職能、權限、程序、責任法定化,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手段提高政府投資工作能力;有利于規范政府投資資金和項目管理,依法推進資金統籌使用和項目科學決策、嚴格監管,切實提高政府投資效益。

二、《條例》明確界定政府投資范圍

《條例》規定,政府投資資金應當投向市場不能有效配置的社會公益服務、公共基礎設施、農業農村、生態環境保護、重大科技進步、社會管理、國家安全等公共領域的項目,以非經營性項目為主!稐l例》還規定國家建立政府投資范圍定期評估調整機制,不斷優化政府投資方向和機構。同時,為發揮政府投資對社會投資的引導和帶動作用,激發社會投資活力,《條例》規定國家完善有關政策措施,鼓勵社會資金投向公共領域的項目。

三、《條例》規范政府投資決策程序

科學決策是提高政府投資效益的關鍵所在。為確保政府投資科學決策,《條例》作了三方面規定:

一是規定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應當依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中期財政規劃和國家宏觀調控政策,結合財政收支情況,統籌安排使用政府投資資金的項目,規范使用各類政府投資資金。

二是進一步規范政府投資項目審批制度,明確了項目單位應當編制和報批的文件、投資主管部門或者其他有關部門審批項目的依據和審查事項,并規定審批重大政府投資項目應當履行中介服務機構評估、公眾參與、專家評議、風險評估等程序。

三是強化投資概算的約束力,明確經核定的投資概算是控制政府投資項目總投資的依據,初步設計提出的投資概算超過可行性研究報告提出的投資估算10%的,審批部門可以要求項目單位重新報送可行性研究報告。

四、《條例》優化政府投資報批流程

為落實“放管服”改革要求,《條例》規定審批部門應當通過投資項目在線審批監管平臺辦理政府投資項目審批手續,列明與政府投資有關的規劃、產業政策等,并為項目單位提供相關咨詢服務。對相關規劃中已經明確的項目,部分改建、擴建項目,建設內容單一、投資規模較小、技術方案簡單的項目以及為應對自然災害、事故災難、公共衛生事件和社會安全事件等突發事件需要緊急建設的項目,可以簡化需要報批的文件和審批程序。采用投資補助、貨款貼息等方式安排政府投資資金的,項目單位應當按照國家有關規定辦理。

五、《條例》嚴格項目實施和事中事后監管

為確保政府投資項目順利實施,《條例》堅持問題導向,主要作了三方面規定:

一是政府投資項目開工建設應當符合規定的建設條件,并按照批準的建設地點、建設規模和建設內容實施,需要變更的應當報原審批部門審批。

二是政府投資項目所需資金應當按規定確保落實到位,不得由施工單位墊資建設;項目建設投資原則上不得超過經核定的投資概算,確需增加投資概算的,項目單位應當提出調整方案及資金來源,報原初步設計審批部門或者投資概算核定部門核定。

三是政府投資項目應當合理確定并嚴格執行建設工期,項目建成后應當按規定進行竣工驗收并及時辦理竣工財務決算。

同時,政府投資項目直接關系公共利益,必須加強事中事后監管。為此,《條例》規定投資主管部門和依法對政府投資項目負有監督管理職責的其他部門應當采取在線監測、現場核查等方式,加強對政府投資項目實施情況的監督檢查,并建立政府投資項目信息共享機制;項目單位應當通過在線平臺如實報送政府投資項目開工建設、建設進度、竣工的基本信息,并加強項目檔案管理;政府投資年度計劃、政府投資項目審批和實施以及監督檢查的信息應當依法公開。

《條例》的頒布意味著我國政府投資領域法治化管理水平將進一步提升,是對于政府投資行為成功經驗的總結,對實踐行為提供了具有操作性的指導!稐l例》的實施將實現政府投資聚焦重點、精準發力,不斷優化政府投資方向和結構,發揮政府投資引導和帶動作用,激發社會投資活力。

相關文件:政府投資案例

三亚| 吉林长春| 娄底| 嘉峪关| 淮安| 广州| 巢湖| 汕头| 永新| 中卫| 文山| 乐平| 和县| 齐齐哈尔| 庄河| 鸡西| 顺德| 铁岭| 儋州| 防城港| 梅州| 广西南宁| 溧阳| 滨州| 四川成都| 嘉峪关| 酒泉| 通辽| 固原| 玉溪| 鸡西| 琼中| 宣城| 石河子| 大同| 三沙| 昌吉| 喀什| 宜昌| 昌吉| 陇南| 衢州| 琼海| 鹤壁| 定安| 肇庆| 长垣| 保定| 邵阳| 潜江| 晋城| 定州| 漯河| 曲靖| 淮安| 玉溪| 铜陵| 海南| 新泰| 乌兰察布| 常德| 保山| 阿拉尔| 海西| 怒江| 三明| 伊春| 保定| 屯昌| 新余| 徐州| 河池| 忻州| 吴忠| 晋城| 丽江| 江门| 荆门| 乌海| 景德镇| 德宏| 三亚| 吉林| 南平| 酒泉| 丹东| 焦作| 遵义| 鹤岗| 开封| 连云港| 内蒙古呼和浩特| 淮南| 仙桃| 台州| 绵阳| 楚雄| 伊犁| 乌兰察布| 娄底| 兴安盟| 海安| 金昌| 和田| 连云港| 馆陶| 沛县| 琼海| 蓬莱| 山南| 广西南宁| 瑞安| 桓台| 衡水| 宁波| 黄南| 启东| 温州| 靖江| 荆州| 迁安市| 沧州| 淄博| 清徐| 江西南昌| 东台| 兴安盟| 东方| 四平| 招远| 普洱| 贵州贵阳| 阿勒泰| 梧州| 承德| 普洱| 兴安盟| 大连| 泗阳| 娄底| 南安| 如皋| 偃师| 阳江| 克孜勒苏| 漳州| 河源| 昌吉| 临沧| 内蒙古呼和浩特| 任丘| 庄河| 防城港| 佛山| 三门峡| 河源| 玉环| 吕梁| 厦门| 晋城| 宝鸡| 定安| 五家渠| 张掖| 无锡| 延边| 哈密| 金昌| 凉山| 承德| 哈密| 辽宁沈阳| 衡阳| 儋州| 果洛| 阳江| 邢台| 辽宁沈阳| 平凉| 燕郊| 阿拉善盟| 溧阳| 阿勒泰| 贺州| 三亚| 宜宾| 丹阳| 邯郸| 南京| 东营| 梅州| 临汾| 昭通| 图木舒克| 乌兰察布| 盐城| 儋州| 河源| 台湾台湾| 贵州贵阳| 杞县| 克孜勒苏| 滁州| 吐鲁番| 葫芦岛| 库尔勒| 天水| 鹤岗| 六安| 简阳| 丹东| 酒泉| 南平| 雄安新区| 绥化| 安康| 漯河| 日土| 吉林| 延边| 濮阳| 辽阳| 邹平| 莆田| 衡阳| 漳州| 雅安| 鹰潭| 南充| 天长| 金坛| 云浮| 枣庄| 灌云| 酒泉| 海门| 巢湖| 眉山| 攀枝花| 汝州| 衢州| 澳门澳门| 晋中| 鄢陵| 海西| 绵阳| 吴忠| 涿州| 澄迈| 六安| 东海| 白城| 镇江| 宜宾| 徐州| 开封| 滁州| 河北石家庄| 白城| 邳州| 巴音郭楞| 山南| 广汉| 南通| 衡水| 七台河| 定州| 长兴| 朔州| 长葛| 克孜勒苏| 玉林| 武威| 甘肃兰州| 黄冈| 亳州| 贺州| 济南| 肥城| 武安| 眉山| 海西| 内江| 克孜勒苏| 定安| 吐鲁番| 防城港| 滨州| 乌兰察布| 天长| 邳州| 开封| 琼海| 东莞| 江门| 宣城| 绥化| 临海| 曹县| 林芝|